參考消息網6月30日報道 日媒稱,日本政府將於7月1日在內閣會議上決定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此前持謹慎態度的公明黨已同意解禁。自民黨內幾乎沒有異議,曾經擁有影響力的“鴿派”已近乎不存在。最大在野黨民主黨內贊成和反對的意見難以統一,難以發揮制衡作用。其結果是對政府的監督功能正在削弱。
  據日本共同社6月30日報道,在公明黨28日召集地方組織幹部舉行的會議上,“原本應當修改憲法”、“能否維持專守防衛”等反對和謹慎意見接連被提了出來。
  黨首山口那津男在會議結束前的講話中表示,“(地方組織的)第一線是健全的”。但是,黨領導層不打算改變1日正式與自民黨達成協議的日程安排。會議的作用僅僅是為了釋放黨內的不滿情緒。
  自民黨總務會長野田聖子28日在山梨縣甲州市演講時稱,“已就安全保障的理想模式進行了反覆的討論,將就某種程度的路線做出決定”,表示出了總務會將接受內閣會議決定草案的意向。
  野田曾在某月刊雜誌5月號的訪談中稱“應當講述有可能要殺人或被殺的現實”,要求對集體自衛權進行謹慎討論。但是,總務會是黨的決策機關,野田最終還是重視了自己肩負的職責。
  自民黨內唯一公開提出異議的是前行政改革擔當相村上誠一郎。他於27日對媒體稱“為什麼非要贊成不可呢”,暗示將不服從黨的決定,但其呼聲未獲得響應。
  為自民黨敲響警鐘的是已退出政界的人物。前幹事長古賀誠20日在錄製電視節目時問道“自民黨的鴿派在乾什麼”,對黨內一味追隨安倍晉三首相的情況表示了不滿。前幹事長加藤紘一27日也在錄節目時指出不宜修改憲法解釋,“應當修改憲法”。
  上述二人均傳承了自民黨內的“鴿派”宏池會(現為岸田派)的淵源。現在的岸田派有外相岸田文雄、防衛相小野寺五典等人在內閣中支持著安倍。老一輩的忠告無法形成大氣候。
  在野黨均向執政黨提出了“在國會進行徹底的審議”的要求,但缺乏衝擊力。各黨的方針也是一盤散沙。
  民主黨在27日的會議上將政府提出必須行使集體自衛權的部分事例作為“今後的討論課題”,未置可否。黨首海江田萬里沒有言及是否應解禁集體自衛權,僅對媒體表示“由於(僅有執政黨)在密室里商議,希望在國會上進行討論”。
  【延伸閱讀】
  日本大學生成立組織抗議安倍解禁集體自衛權
  2014-06-30 10:21:00
  參考消息網6月30日報道 日媒稱,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獨大”的局面下,日本政府對民眾的反對置若罔聞,將通過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作為“將直接受影響者”,大學生等年輕一代的抗議活動正在增加。
  據共同社網站6月29日報道,“單憑一屆內閣就能隨意改變憲法內容,這不是很奇怪嗎?”明治學院大學三年級學生奧田愛基(22歲)如是說。使奧田對安倍政府產生懷疑的是去年12月6日在國會通過的《特定秘密保護法》。他覺得這部很可能使國民知情權受到限制的法律並沒有得到充分討論。
  在《特定秘密保護法》成立的當天,奧田參加了在國會附近舉行的抗議活動。他與在此相識的早稻田大學和築波大學學生意氣相投,為繼續抗議而成立了“反對特定秘密保護法有志學生會”。
  抗議學生給人的印象往往是“戴著頭盔的激進分子”。為了吸引年輕人的參與,在2月和5月於東京新宿組織的游行中,有志學生會使用車載擴音器播放了嘻哈音樂。
  通過在社交網站“臉書”和“推特”的宣傳,約400~500名大學生加入了近來。在5月3日“憲法紀念日”舉行的游行中,有志學生會成員、明治學院大學四年級學生佐竹美紀(22歲)發表演說,提出“這是健忘的我們和頑固的政治家之間的鬥爭”,現場一片沸騰,充滿了凝聚感。
  有見解認為,雖然日本政府稱解禁集體自衛權有利於遏制爭端,但實際上將加劇日本與周邊國家的對立和緊張。明治學院大學四年級學生大野至(22歲)不安地表示:“如果修改宣佈放棄戰爭的憲法,戰爭的風險將提高。比政治家年輕的我們很有可能被派上前線,但政府沒獲得我們的同意便一味推進(修憲)。”
  在有志學生會積極活動的成員主要是50~60名關東地區的大學生。安倍政府將於7月1決定解禁集體自衛權。奧田稱“保衛我們的自由的是憲法”,表示將繼續發出反對的聲音。
  【延伸閱讀】
  日媒揭秘安倍如何脅迫公明黨解禁集體自衛權
  2014-06-30 10:20:00
  參考消息網6月30日報道 日媒稱,有關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一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6月上旬曾向身邊人士透露,“一定要在內閣會議上作出決定。即使放棄與公明黨的聯合執政、內閣支持率出現下降,也一定要實現”。他還表示欲加快推進內閣決定的進程。8日得知執政黨試圖推遲決定後,安倍在官邸工作人員面前勃然大怒道,“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據共同社6月28日報道,自民、公明兩黨27日舉行磋商,政府擬於7月1日在內閣會議上決定修改憲法解釋。在安倍的強硬態度之下,打著“和平政黨”旗號卻優先考慮聯合執政的公明黨處於被迫無奈的境地。
  圍繞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執政黨磋商於5月20日拉開帷幕。安倍最初並未顯露出急切之情。在磋商開始3個月前的2月25日中午,安倍與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在官邸舉行會談時稱“不會在意日程”,表示希望達成細緻協議。
  報道稱,然而,與安倍溝通渠道較少的公明黨方面卻沒能摸清其真實想法。3月下旬,後來成為執政黨磋商中公明黨方面代表的副黨首北側一雄等人與自民黨前副總裁大島理森進行了接觸。
  北側方面強調:“集體自衛權問題關係到公明黨的存亡。應該在明年春季統一地方選舉結束後的夏季得出結論。”公明黨認為只要能夠推遲,安倍有可能會放棄修改憲法解釋。該黨幹部透露真實想法稱:“只要內閣支持率出現下降,局面就可能會發生改變。”
  報道稱,在執政黨磋商的前半段,主張個別自衛權就可以應對政府提出的具體事例的公明黨占據了主導權。進入6月後,考慮到公明黨方面的意見,政府及自民黨部分人士提出了推遲作出結論的方案。
  報道稱,安倍此時則表明瞭強硬態度。公明黨幹部表示,官邸方面傳來“威脅”稱,“即使辭退來自公明黨的國土交通相太田昭宏也要實現(解禁)”、“秋季解散眾院也有可能”,從而一舉扭轉了形勢。
  另據日本《朝日新聞》6月28日報道,在內閣決議即將承認集體自衛權之際,日本政府以一問一答的方式,公開了彙總政府想法的“假想問答集”。與內閣決議的曖昧文案相反,“假想問答集”裡面寫出了安倍內閣試圖盡可能擴大自衛隊海外使用武力範圍的真實意圖。
  報道稱,政府的“假想問答集”表明瞭自衛隊的活動範圍可能會被極大擴展。文中儘量避免使用限定地理範圍等約束性表述,可見盡可能擴大政府裁量權的意圖。
  “沒有地理限制嗎?會去他國領土嗎?”。對於這些假設性問題,問答集給出了比較曖昧的回答,其列舉政府提出的行使武力前提的“新三要件”,認為“我國可以採取的措施自然是有限度的”。新三要件包括,“除發生針對我國的攻擊外,發生針對與我國關係密切的他國的武力攻擊,存在我國的存亡受到威脅,國民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權利從根本上受到侵害等明顯危險的情況時”;“為了排除這種危險,拯救我國存亡,保衛國民,沒有其他適當手段時”。
  安倍首相此前曾表示“向他國領土、領海和領空派遣武裝部隊,‘一般’不被憲法所允許”,表達了派遣自衛隊的目的地主要限於公海上的想法。
  然而,針對海上排雷,“假想問答集”指出,“即使是屬於‘行使武力’的排雷行動,只要滿足新三要件,憲法不會不允許”,認為可以開展被視為行使武力的排雷行動。
  報道稱,政府設想的是在中東海灣霍爾木茲海峽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情形。狹窄的海峽被分割為伊朗和阿曼兩國的領海,不存在所謂的公海。實際上,“不進入他國領域”的方針原本就被政府相關人士批評為“與軍事現實相矛盾”。
  假想問答集就新三要件中的“從根本上受到侵害等明顯危險”進一步解釋道,“無論威脅發生在哪個地方,都有可能對我國安全造成直接影響”。由於沒有設定距離限制,即便是在“地球另一側”的遙遠的地方,也可以派遣自衛隊。
  【延伸閱讀】
  法新社:日本一男子自焚抗議解禁集體自衛權
  2014-06-30 09:48:41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東京警方29日在發生自焚事件的天橋上進行調查。
  參考消息網6月30日報道 據法新社東京6月29日電,警方和相關報道稱,一名日本男子6月29日在東京市中心地區自焚。此前,他發表了反對首相安倍晉三計劃修改該國和平憲法的講話。
  據東京警視廳介紹,這位中年男子在新宿車站外把自己點燃前曾將身體浸泡在看似為汽油的液體中。
  警方補充說,這名男子被燒傷後送往醫院救治。警方沒有立即獲知他的情況。此類事件在日本極為罕見。
  日本首相正在努力爭取對規定嚴格的和平憲法進行重新解釋,以允許該國裝備精良的部隊為保衛盟國而參戰,而這種情況在目前是被禁止的。
  據路透社東京6月29日電,警方和目擊者說,一名日本男子在東京自焚,明顯是在抗議首相安倍晉三旨在消除該國和平憲法所設限制的計劃。
  日本準備對其防務政策進行歷史性修改,終結一項自二戰後不讓軍隊在國外作戰的禁令。
  在安倍所在的執政黨與其執政伙伴達成一致後,安倍內閣將最早在7月1日通過一項決議,修改憲法解釋,解除上述禁令。
  人們尚無法得知這名男子是否活了下來。
  一位警方發言人證實了上述事件,但沒有提供進一步的細節。這起事件就發生在繁忙的新宿車站附近。
  目擊者說,這名男子坐在一座過街天橋上,用擴音器發表演說,抗議解禁集體自衛權——在盟國遭到襲擊時向其提供援助——的計劃。
  看到事件整個過程的18歲學生仲津龍一郎說:“他喊著反對政府的口號,與集體自衛權有關。”
  目擊者說,人們又用水管澆滅了這名男子身上的大火,把他送走了。
  日本政府計劃實施的防務戰略轉變標志著它邁出偏離戰後和平主義的一大步,這擴大了日本的軍事選項。
  保守派稱,放棄戰爭權的憲法第九條過度限制了日本保衛自己的能力,而且正在發生變化的地區力量對比(包括正在崛起的中國)意味著日本的安全政策必須更加靈活。
  【延伸閱讀】
  日媒:安倍力壓公明黨堅持解禁集體自衛權
  2014-06-28 16:19:016月27日上午,公明黨在眾院第2議員會館就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召開會議。圖為在會議上致辭的副黨首北側一雄(左)及黨首山口那津男(右)。
  中新網6月28日電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有關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一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欲加快推進內閣決定進程。在得知執政黨試圖推遲決定後,安倍還在官邸工作人員面前勃然大怒。報道認為,安倍之所以表現出如此態度,主要是因為擔心公明黨得知相關事宜有望推遲後磋商會遲遲談不攏。
  自民、公明兩黨27日舉行磋商,日本政府擬7月1日在內閣會議上決定修改憲法解釋。在安倍的強硬態度之下,打著“和平政黨”旗號卻優先考慮聯合執政的公明黨處於被迫無奈的境地。決定日本安全政策重大轉折的內閣會議已經近在眼前。
  絕密方針
  報道指出,圍繞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執政黨磋商於5月20日拉開了帷幕。安倍最初並未顯露出急切之情。在磋商3個月前的2月25日中午,安倍與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在官邸舉行會談時稱“不會在意日程”,表示希望達成細緻協議。
  然而,與安倍溝通渠道較少的公明黨方面卻沒能摸清其真實想法。為此,3月下旬,後來成為執政黨磋商中公明黨方面代表的副黨首北側一雄、國會對策委員長漆原良夫等人與交情頗深的自民黨前副總裁大島理森進行了接觸。
  北側方面強調:“集體自衛權問題關係到公明黨的存亡。應該在明年春季統一地方選舉結束後的夏季得出結論。”公明黨認為只要能夠推遲,安倍也有可能會放棄修改憲法解釋。該黨幹部透露真實想法稱:“只要內閣支持率出現下降,局面就可能會發生改變。”
  但是,解禁集體自衛權是安倍長久以來的“夙願”。因此,山口5月中旬與黨內幹部商討對策,並制定了“既然不能退出聯合執政,若首相全力施壓,則只好允許在嚴格限制的前提下行使(集體自衛權)”這一“絕密方針”。
  無法抵制
  在執政黨磋商的前半段,主張個別自衛權可以應對日本政府提出的具體事例的公明黨占據了主導權。進入6月後,考慮到公明黨方面的意見,日本政府及自民黨部分人士提出了推遲作出結論的方案。
  安倍此時則表明瞭強硬態度。公明黨幹部表示,官邸方面傳來“威脅”稱,“即使辭退來自公明黨的國土交通相太田昭宏也要實現(解禁)”、“秋季解散眾院也有可能”,從而一舉扭轉了形勢。此後,公明黨內逐漸傾向於認為無法抵制到底。
  山口曾對身邊人士訴苦稱,“如果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就必須辭去黨首職務”。但是,公明黨基礎組織創價學會的高層人士則反對稱,“辭職就意味著承認允許行使是誤判”。
  此後,公明黨以需要時間開展黨內協調為由向政府提議將內閣決定時期選在7月4日,試圖進行最後抵抗。但是,預計官邸方面將堅持1日作出決定。由於1日是自衛隊成立60周年紀念日,自民黨幹部表示,安倍講究日程“應該是為了配合這一時間節點”。  (原標題:日本政府將解禁集體自衛權 公明黨等未能制衡)
創作者介紹

You don

lv48lvszq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